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班飞一般

飞翔的翅膀带我们远行,不论风雨

 
 
 

日志

 
 

评论习作佳篇推荐:论时代铸造的悲剧——长衫中的短衫人  

2014-04-26 17:3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时代铸造的悲剧——长衫中的短衫人

 

初二(3)班  尤航凯

 

鲁迅先生在五四期间写过一本小说集《呐喊》,其中里面有一篇经典之作《孔乙己》。初读未懂,复读之,觉其微妙,赞叹不已,今,以吾拙见,略谈二三也。

 

孔乙己从何而来

 

总所皆知,孔乙己这个人是虚构的,而他的名字来历也是极其有趣。在封建时期,人们为了教孩子读书写字,便编写了一本字帖,里面收录了许多笔画简单的汉字,三个为一句,而“孔、乙、己”这三个字便是其中一句。那字帖里胡乱的字来命名主角,其中的讽刺意味就不必多说了。

世上并无空穴之风,既然鲁迅可以塑造出孔乙己这个人,那么这个人从何而来?相传绍兴城内还有一个名叫“亦然先生”的,此人由于生活贫困不堪,为谋生计,只得去卖烧饼油条勉强度日。因他不肯脱下长衫,又不愿意大声叫卖,只好跟随别的卖大饼油条的小贩后面。小贩们吆喝一次,他跟在后面低低地叫一声“亦然”。他卖完大饼油条,就会踱咸亨酒店,掏出几枚铜钱,要一碗酒,一碟茴香豆。孩子们一见“亦然先生”在喝酒,纷纷地赶来讨茴香豆吃。他就每人一颗地分给孩子们,直到碟子里的茴香豆所剩寥寥无几了,就用手盖住碟子,嘴里念念有词:“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此人与文中孔乙己万分相似:一样的死爱面子。

 

孔乙己为何穿长袍

 

在《孔乙己》这篇文章中,我们不难看出本文人物设定的十分巧妙。在本文中,人们鲜明的分为两个阶级:长袖和短袖。

但凡着长袖者,入雅座而息,静坐而饮。无不是土豪劣绅之辈,说白了就是有钱人。而短袖者,站立而饮,未尝入雅座,皆立于门外,抱团而息。无不是工人农民,靠着自己体力劳动所挣来的微薄的工资来养家糊口的,他们所代表的也就是社会最底层的人物。而孔乙己呢?一个落魄的穷酸书生,没钱没势,却硬生生穿上了长袍!这无疑是本篇小说矛盾所在。

于是,长衫人笑话他,是因为他死爱面子,没钱没势还得瑟,视他为小丑来寻乐子。短衫人也笑话他,笑他不接受事实,拘泥于封建古书旧俗,孔孟之道,不知变通,落得现在这副死模样。

有人说孔乙己很懒惰,不愿意劳作,才导致了他一生的穷困潦倒。我看不然。孔乙己这不是懒,而是他的思想被世俗观念所囚禁。在封建教条里,平民分四等:士、农、工、商。士者,读书之人,农者,耕耘之人,工者,劳作之人,商者,经营之人。再来看看孔乙己,读书之人,乃是士中一类,更贴切的说,是一个将要成士的人。再加上他多年以来被封建书籍的熏陶,所以他的心中便会根深蒂固下一种思想,我是士,是读过书的人,怎么会和那些大字不识,整天干着粗活的下等人同流合污。

干活,对于孔乙己来说就不仅仅是单纯的从事体力劳动了,而是对他人格的侮辱。他是在怕,他在怕书中那些先贤在笑话他,在笑话他不争气,笑话他没骨气,居然屈身于此等卑贱的职业!他梦中都会惊醒,他会颤栗,因为自己这鲁莽的决定。所以他不愿意脱下长袖,也不会脱下他的长袖。着长袖不仅仅是长袖,更是他是读书人的象征,更是他所谓的文人气节的象征。

当他的精神世界与现实世界格格不入,为满足自己最基本的温饱问题时,他不得不从自己的幻想世界中脱身出来。前面说过了,那些“卑贱”的体力劳动孔乙己是绝对不会干的,那怎么办,他不得不选择抄书。

但是抄着抄着,他突然发现,自己堂堂一个“读书人”,却被一群大字不识的文盲亦或是半文盲所牵着鼻子走,孰可忍孰不可忍。孔乙己又一次陷入了他的思维怪圈。最后得出结论:抄书是极不好的!那怎么办,为了免除抄书的苦难,孔乙己愿,愿把这书偷光。他偷书,心中无愧,谓曰:“读书人窃书不算窃。”应为他的思维方式已经扭曲了,异于常人,又如何与常人所争辩?

君子固穷,乃是身穿长衫的他唯一的脆弱不堪的精神支柱了。

 

时代塑造的悲剧

 

孔乙己本该如此吗?换一步说,孔乙己如果不在当时特定的社会环境中,还会如此之悲惨吗?答案目前是不明确的,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不会死得这么惨,起码他可以放下包袱去打工,去自食其力,免去了偷书,他的双脚就不会被打断。

一个时代,塑造的不仅仅是辉煌,有时候,是悲剧。孔乙己的字写得不错,放在当下可以当一个书法家,闲来写两幅字画,还可以卖卖钱,解决一下温饱,若是写出名了,那更是前途无量。但是,这是在封建教条下。人们才不会想着这么多,他们的思维被禁锢了。或许,有人会说活在当下,思维也不是被禁锢了吗?但问题是倘若当下你思维活动范围是一片汪洋,那么在封建教条下思维活动范围最多就是一片水洼。很多事,人们不会想,很多事,人们不敢想。

现在,那个被打断脚的孔乙己没了,可是孔乙己真的没了吗?我看未必,当下就有,而且很多。人们争名于朝,争利于市大有如飞蛾扑火之势,为此可以不负一切代价,在所不惜。盲目跟风,没有主见,虚荣心中,好吃懒做,这种人落在当下,一抓一大把!“孔乙己”还活着,而且很多,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的存在。而且活的如此悄然不觉,这是更加可怕的,这意味着我们不知不觉中纵认了孔乙己这样的悲剧的发生!试想,倘若我们身边都是孔乙己,都是时代的悲剧,那将是多么可怕,那就不仅仅是时代的悲剧了,那就是活脱脱一个悲剧的时代!

默哀,不仅仅是为了孔乙己,更是为千千万万的像孔乙己这样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