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班飞一般

飞翔的翅膀带我们远行,不论风雨

 
 
 

日志

 
 

才子才女佳作展——包苏琪  

2014-03-22 19:4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秘密

(根据《微诗一束》秘密段改编)

 

——包苏琪

[]

桃花是个女孩,没有人知道关于她的任何事,只知道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在四月的春天倚着一树桃花闭着细长的眼睛安宁地睡着,流水家的爷爷将她抱了进去。

“是被扔下了吧。”慈祥的老爷爷想着。“那么叫桃花吧。”于是,他将桃花抱到了不大不小的摇篮里。

“爷爷,我回来了。”小男孩卸下身上的书包,置在旁边古老的椅子上,却轻轻地瞥到了桃花。

“回来了啊,流水。”老爷爷抬起头笑了笑,又接着凝望着桃花。

流水见怪不怪了,爷爷就是这样一个好心的老人。他向前了几步,远远地看了看桃花。“是个漂亮的妹妹呢。”

爷爷抬眼招呼流水走近一些看看,流水却像被戳中了心事似的,慌忙地移开视线,拿上书包故作镇静地进房间看书。爷爷叹了口气,继而继续低下了头。流水需要人陪陪的。

流水的窗边对着门前的桃树。桃花开得正好,有几片偶尔落在前方的小溪中,顺流而下。春天说漏了嘴,把桃花和流水的故事告诉了风,风,把桃花吹走了。

流水就这样,在心里默念着桃花的名字,桃花,桃花。暖暖的阳光偷走了他脸上原本淡淡的表情。

那一年,桃花3岁,流水7岁。

 

[]

流水家是村里的大户人家,家大富裕。可惜,父母走得早。慈祥的老爷爷就这样一个人把他拉扯大。

爷爷想让两个孩子平安健康地成长。就这么想着想着啊,桃花10岁,流水14岁。

见过桃花的人都直夸桃花漂亮,见过流水的人都夸流水清秀。只是,他们的性格都淡淡的,不知道是不是一起长大的缘故。

桃花从小就被一大堆男生围着,被一大堆女生排斥着,而流水的处境也是这样。情书是他们家里最多的书,叠成山高,于是兄妹俩就会卖给收废纸的然后互请甜甜的粘牙的麦芽糖。那是他们之间的秘密,连爷爷都不知道。

 

[]

后来,流水考上了名牌大学,离开了家乡。桃花红着眼眶,还是表情淡淡地挥手。穿着淡蓝衬衣的流水在人群中挥了挥手,不知道自己流泪了,然后又消失在了人群中。

过了几年,桃花也考上了重点大学,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裙子跟爷爷挥手告别。

爷爷看着他们两个都成材了,纹刻上了粗糙的脸,然后,慢慢地睡去了。睡的时候,他倚着桃树,面朝小溪,嘴角轻扬。

 

[]

流水和桃花都找到了很好的工作,生活得很好。两个人都没有提过父母亲和爷爷。流水有情,桃花有意。只是他们都各自组成了家庭,过得很幸福。时间流转,他们都老了。干净的少年,美丽的少女青春不再。桃花对流水说,“哥,我想回家,我想看看爷爷。”流水怔了怔,过了半晌颤抖地开口,“好。”

他们回了家。早上晒太阳的时候,桃花说,“哥,小时候我的梦想就是和爷爷还有你永远地在一起,但这个梦想好像太伟大了。后来,我的梦想是和你在一起,也没有实现。现在,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好好的。”说着说着,桃花好像太困了,慢慢地睡去了。流水叫了很久,都没能叫醒她。

原来桃花生病了。她倚着桃树,面朝小溪,嘴角轻扬。春天到了,桃花开得正好,有几片偶尔落在前方的小溪中,顺流而下。春天说漏了嘴,把桃花和流水的故事告诉了风,风,把桃花吹走了。

桃花的梦想实现了。




一、关于黑黑的爷爷和黑黑的洞穴

  

我第一次面对真实的死亡在11岁。

那是一位邻家的老人。他是爸爸的干爹,我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只管叫他爷爷。

在我有记忆以来,我只在10岁的时候见过他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记得妈妈是去替爸爸给爷爷送东西的。他跟别的老人一样,带着黑色的绒帽,穿着黑色的袄子,穿着黑色的靴子。也和别的老人一样,偏黄略黑的脸上缀满了如同年轮一般存在的纹,一圈一圈地诉说着关于时光厚重的故事。

相较他的容貌,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是他的屋子。

与其说那是一个屋子,不如说是一个洞穴,一个不是很深的洞穴。因为在阴阴的天里,那里黑黑的,那里所有的东西也是黑黑的。黑色的巨大的炉灶,黑色的椅子,黑色的桌子,还有一些黑色的叠在炉灶后面的杂物。肤色偏黑的爷爷仿佛和这里黑黑的一切融为一体,却又带着柔柔的微光。我不知道这是当时真实的场景,还是后来记忆褪色自己所想象的,但我觉得那里的一切都是黑色的,就像是静态的黑白电影,如果不是爷爷在说话的话。

爷爷温吞而又口吃不清的家乡话不禁让我蹙起了眉头,我低头摩挲着这件屋子里唯一的拥有粉色的羽绒服,不耐烦地扯了扯妈妈的衣角。妈妈终于在一阵的寒暄过后将送给爷爷的衣服和其他物品一并给了他。我的眉头也随之舒缓开来。

但在临走时,爷爷突然拉了拉我的衣角,从毛糙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红包,对我说了一些什么我完全没有听明白,但我还是愣愣地接过。他干柴般的手让我觉得害怕又心疼。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后,我抬眼看了看他,他混浊的眼睛顿时透出炫目的光,让我觉得眼睛有些生疼。

爷爷坚持将我们送到门口。我跟在妈妈的后面,走了几步回头看看,他不自然地将嘴角往上敲了敲,那弧度就像鱼尾纹的角。在周围巨大的水泥建筑中,他显得格外渺小和单薄。

多年以后,回忆起来,我只觉得自己太不懂事。我就那么堂而皇之地拿走了那个红包,抽走了他来之不易的养老金。

而让我更加羞愧的是,他在我11岁的时候离开了。

我还记得唢呐的叫嚣和烛火的滋味漫过整条大街。我看到有很多人围着他。我不敢过去,也不敢最后见他一面。我哭不出来,只是钻进被窝听着那些麻木的悼词。

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那个爷爷。

那天晚上,我又梦见了那个黑黑的洞穴,那个明亮的眼神。

 

 

  

二、随笔【追云的梦?】

  

我是在南方长大的孩子。

我现在已经20多岁了吧。现在,太阳快要下山了。一大朵一大朵的云快速地如同流水般流动着。其实,我更期待的是火烧云,那样染红湛蓝天空的像血一样的颜色让我的血液莫名的沸腾。但是流云的速度还是让我十分着迷,只可惜被粉蓝色的一大片的建筑物硬生生地阻挠了。

我追着云跑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不知道那儿是哪里。

我只知道那里有一条很清很清的河流和一片很青很青的草地。河流很像我家乡屋子前面的那一条。他清澈到可以让人很容易地看到匍匐在河中以及河边的石子,还有一些懒散的不珍惜天分的鱼。他们不知道我是有多羡慕他们生来就会游泳的能力。当然,小鱼们有时候会晕乎乎地撞到一些比较大的石子上,然后大幅度地摆动着小尾巴,原地转几圈,然后继续前进,偶尔遇到个小瀑布,他们啊也会上演一个“小鱼跃龙门”的戏码。当然这条河流清澈的另一个很大的我没有说出来的原因是,他真的挺浅的。让我失望的是,他离我的距离实在是挺远的。要不然,我一定去逗逗小鱼,搅乱那圆圆的月亮,或者把月亮直接捞起来,锁进我的抽屉里,嗯,我就是要这么自私地引星星出来。

河流上跨着一座桥。桥的对岸是一片青草地。青草像是牧草一般长势良好,但是没有那么高,也没有绿的发油。长在河边的草往往是遮不住那股傲气的,那种凌乱感是与生俱来的“野气”。在这里,是没有人组织他们的生长的。是偏偏,它们又有着自然的素雅和恬静——偶尔河水和雨水的浇灌会让他们散发出浓郁的青草香,溢到十里之外。青草地上会偶尔蹦出几只小青蛙,我没有听过他们叫。他们长得不是很好看,但在童年的时候,我还是很喜欢他们的。

我最喜欢的,最想见到的,是萤火虫。还是要很多很多聚在一起的萤火虫。

我活过了两个十年的。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萤火虫。他们说萤火虫是南方的产物,可是我就是没有见过他们这些神奇的笑物种。和别的人一样,我不喜欢他们原本的样子,而是他们的光。我觉得他们细细碎碎地零散在天空和青草地之间的样子很灵动也很浪漫。一只我是绝对不要的,因为那样孤独的微光太单薄了。我要用蒲扇将他们扇进透明的布袋里,那我就不要星星了!

他们说,萤火虫是死去人的魂。那么,我一定要抓很多很多只过来,问问他们有没有看见我的奶奶。虽然见到了我会尴尬到没话说,但我就是要见见那位瘦小的老人现在变成的模样,虽然本身不漂亮不显眼,但是一旦发光,就比灯火通明,比星星闪亮,也让我非常非常地喜欢。

我看见十几米外有微光,在墨蓝色的夜空里是最显眼的。我追着那丝微光一直一直跑,仿佛是比马拉松还长的跑程,好像无论追多远追多久都追不上了……

呼……像是剧烈运动后突然休息一般,我突然从梦中惊醒,心跳不停地加速。

河流和青草地都是梦啊,还好是梦而已啊。但我很喜欢。

我现在还是10年加3岁。

那丝微光是什么呢?

我还是没有见到萤火虫。

 

三、白池的白痴(1

 

 

 

我的名字叫白池。哥哥的名字叫白迟。

我和他差3岁。

16岁之前,哥哥是个干净俊朗的男孩子。他穿白色衬衫骑单车的时候是最好看的。他不和别的男生一样打打闹闹爱闹腾,喜欢自己一个人听音乐、看书、弹吉他、打篮球,但是也和其他男生合得来。所以,他总是成为女生们茶余饭后的八卦对象,谁都想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抱着一袭白衬衫,奶白肤色的英俊男生的腰去上学,放学后坐在青草地上听他弹吉他。

但很可惜的是,我的哥哥不太亲近女生,唯独除了我,他宠爱的妹妹。

抱着哥哥的腰去上学的女生,听他弹吉他的女生,就只有我而已。

放学的时候,哥哥会骑纯白的单车到学校门口在那里等着我,抛个媚眼,对着我绽开可以打败阳光的笑容,用最干净的嗓音说:“我亲爱的小公主,上车吧,送你回家。”这个可恶的家伙,又在逗我。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他的妹妹,但是旁边女生们的眼神正在把我千刀万剐(……)。回头看看用力憋笑仍要捍卫清新少年形象的哥哥,我只能将愤怒咽下去,同样用干净的嗓音回应着:“好的,亲爱的‘骑士’。”

说着,我背着书包坐上了单车,紧紧地紧紧地用我的短胳膊固住哥哥的腰,然后用小手不停地掐着。哥哥果然禁不住地摇摇晃晃地骑着车。于是,我怕了,用力圈住哥哥的腰,靠在他的身上。过了一会儿,好多了。我深呼了一口气,还好没有事情啊。可是,当时坐在后座的我没有看到哥哥当时那一丝转瞬即逝的狡猾的微笑。

“白迟,你真的像你的名字一样诶,你真的是白痴吗!连单车都骑不稳,难道不知道你的宝贝妹妹还在车上吗!”我不满地复仇般的向他吼道。

“拜托,我就算自己被撞、摔倒也不会让我的宝贝妹妹受伤的,相信哥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还有啊,我的白池姑娘。我们两个名字的第二个字可都是一个读音第二声啊。你拿我的名字打趣说我是白痴,那就是在说你自己也是白痴哦。跟我这样校草级的人物在一起骑单车兜风,还送你回家,你还不好好珍惜一下啊。”哥哥温柔又俏皮的语调让我觉得好气又安心。

“你……你就自恋吧你!好歹我也是你的妹妹,爸爸妈妈给的漂亮基因我也是有一部分的。为了满足一下你的虚荣心,我要不要用照片记录一下这个幸运的时刻,传到网上然后让那些女生疯转以提高你的魅力指数和知名度啊。真的是……”我一只手抱着哥哥的腰,一只手拼命地戳着哥哥的背。

“嗯……是个好主意。啊喂喂喂,别一直戳啊,我会骑不稳的。乖,听哥哥的话,抱紧了,让我带你体验一下追逐风的速度吧!啊呜!”

“你这个白痴!我才不会这么听你的话呢。”嘴上这么说,但随着他骑得越来越快,我还是抱紧了哥哥。

风吹散了我们的发丝。

但我没有看到的是哥哥即使在风中也散不开的甜腻的笑。

这样的场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上演着。

 

 

 

 

四、白池的白痴(2

 

 

 

【续】

今年我15岁,哥哥18岁。哥哥成年了,181的个子已经高出我很多。

但是,他真的变成白痴了。

那天是我13岁的生日。我和哥哥在早上吵了一架,原因是哥哥在抢我手机准备看我有什么秘密的时候不小心失手将它掉在了地上。那是爸爸妈妈给我新买的手机。于是我和哥哥的关系就像那些碎片,散落了一地。哥哥呆愣地看着那些怎么也说不出话来,我放大的瞳孔里映出了他无措的样子。

于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上学。已经是春天了,天气却还是有些阴凉。放学的时候,飘起了绵绵的细雨。春天的雨很温柔,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雨会愈下愈大。我看到哥哥依旧在校门口等着我。不同的是,他没有骑单车,也没有打伞,衬衫被打得很湿。我什么也没有说地撑着伞走过他,而他一直安静地走在我后面3米远的地方。走了一大段路,我回过头去,看着他低着头的模样,不忍地往回走,将伞递给他,“白痴,这样淋雨会生病的,你毕竟是我的哥哥啊!喏,拿着吧,这把伞够两个人撑了,你太高了,我撑着会很累的!”哥哥抬起头来,看着我,嘴唇动动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但眼睛亮了亮。立刻像小鸡啄米般乖乖地点头。

这一路,我一点雨也没有淋到。伞的确足够大。但我没有发现的是,哥哥撑伞的时候,一大部分都往我这里来,而他几乎还是一路淋着雨。

回家后,哥哥冲了一会儿热水澡然后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高烧的降临。哥哥的额头出奇的烫,我赶紧用冰凉的毛巾敷在哥哥的头上,一条又一条,却都降不下温度。

爸爸妈妈回来了之后将哥哥送进了医院。直到急救室的红色灯亮着,我才意识到我有多害怕失去哥哥。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跟他生气,不该让他淋雨的……我身上冒着细细的冷汗,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灯熄灭了,医生告诉我们哥哥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在昏迷。

我立刻跑到哥哥的病房,坐到他的床前静静地看着他的睫毛打下一片阴影。我就这样趴在那里度过了一夜。醒来的时候,发现哥哥笑着,我立即抓住他的手,确定他已经恢复正常了。可是,哥哥嘴里一直念叨着,“妹妹,妹妹,哥哥对不起你,哥哥只是想祝你生日快乐而已,呵呵,妹妹最乖了,我是白痴,妹妹,妹妹,妹妹……”

“好好好,妹妹原谅你了,哥哥你怎么了?”

哥哥一直没有回答,只是听到我的话好像吃下了定神丸,然后,一直笑着,好像嘴角的弧度下不来了一般。

我立刻叫来了医生。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