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班飞一般

飞翔的翅膀带我们远行,不论风雨

 
 
 

日志

 
 

语段模型仿写集萃(二)  

2013-12-09 15:1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州十二五立项课题《“模型创生式”作文导写策略》

 

 

段落仿写佳作集萃

 

 

语段模型:她眼睛下两个黑袋,像圆壳行军热水瓶,想是储蓄着多情的热泪,嘴唇涂的浓胭脂给唾沫带进了嘴,把黯黄崎岖的牙齿染道红痕,血淋淋的像侦探小说里谋杀案的线索。

——钱钟书《围城》

仿写:她抹着厚厚的粉,却不均匀。那白得吓人的脸只要稍稍一动,上面的粉就“哗哗”落了下来。她整个肥胖的身躯像是被强行塞进深紫色的礼服里,让人看着就觉得衣服紧。她仔细画了口红,嘴唇鲜红、耀眼、小巧。但乍一看她的整张脸,就觉得这双唇太过突兀——脸肥大浮肿,嘴却小的可怜。她的五官长得揪在一块,更衬出她的脸大。                           

——张屿汀

 

语段模型:这正是我们心中的两大色块:一块是飘逸的湛蓝色;一块是沉郁的金铜色。躲避前者,是怕沉醉;躲避后者,是怕迷失。

诸子百家的了不起,就在于它们被选择成了中国人的心理色调。除了上面说的两种,我觉得孔子是堂皇的棕黄色,近似于我们的皮肤和大地,而老子则是缥缈的灰白色,近似乎天际的雪峰和老者的须发。

                                          ——余秋雨《黑色的亮光》

仿写:这正是我们心中的两大色块:一块是温暖的橘黄色;一块是深邃的深灰色。成为前者,为了散发热量;成为后者,为了保护自己。

人们的了不起,就在于他们选择了自己的心理色调。除了上面说的两种,我觉得孩子是耀眼的绿色,近似于春天生机勃勃的草原,而青年人则是无奈的杂色,近似乎无奈的世界,交杂形形色色的人和物。

                                          ——涂川

语段模型:

倘若才华的不到承认,与其诅咒,不如坚忍。在坚忍中积蓄力量,默默耕耘。

诅咒,无济于事。只能让原来的光芒黯淡,在变的黯淡的光芒中,沦丧的还有,大树的精神。

飘来了是云,飘去也是云。既然今天,没人识的星星一颗,那么明日,不妨做皓月一轮。

                 ——汪国真《倘若才华的不到承认》

仿写:

倘若才华得不到承认,与其低头,不如抬头。在仰视中积攒自信,缓缓强大。

低头,毫无作用。只能让高台的头颅低下,在默默低下的头颅后,淹没的更有无限的自信。

低头是过,抬头也是过。既然此刻,没人开到昙花一现,那么以后,不妨做淡竹一株。

                                        ——陈宣铭

 

语段模型:

寒夜,无月。

寒蝉聒噪的夜色中,我屏住呼吸竖直耳朵,渴望听到另一种声音,它应该温和些,不似寒蝉凄切……除了蝉鸣还有蝉……不,还有风声……还有风动荒草的撕拉声。

我瑟瑟地发起抖来。风是冷风,风吹草动声萧索。

——《灯·流星·水》潘勇

仿写:

午后,竹藤。

清澈透亮的日光下,我深吸一口气,盼望闻到久违的花香。它应该腻味些,不似清莲般幽烈……除了花香还有花……不,还有草香……还有恬静安宁的青草味儿。

我暖暖的伸了个懒腰。香是清香,风吹草动香涟涟。

——章宇佳

 

语段模型:

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朱自清《荷塘月色》

仿写:

港口坐落在西伯利亚的最北部,面对着浩瀚的北冰洋。海面上的雪尘被卷了起来,像是一场白色的沙尘暴,尘头足有几十米高。云层覆盖的区域是漆黑的,而另一半则是冰的惨白色,黑与白的分界线如此锋利。            ——韩妤

 

语段模型:

我曾经在晚霞落尽的壶口,借助微弱的光亮欣赏瀑布,那壮阔的阵列,那震撼的响声,仿佛是从天而降的兵马,挟带着锐不可当的气势,扑面而来而后又渐渐远去。

                                           ——柳萌《寻觅记忆的声音》

仿写:

乌云遮着了最后一抹月光。大地昏天黑地的。老家背后的小山显得格外高大。如黑色的巨人矗立在那,似乎伸手能碰到他的小腿。一排排的山连绵起伏,像天庭的十万兵马,浩浩荡荡,围住了小小的村落。

                                                —— 李志远

 

语段模型:

社会变得一反常态。可是时令却一如既往:寒露前后,秋风飒飒的吹落了第一批枯黄的树叶。山头上,川道里,一层薄薄的秋庄稼不几天就收割完毕;那斑斑驳驳的大地躺在浅蓝色的天幕下,猛一看,好像瘦了许多……

——路遥《惊心动魄的一幕》

仿写:

天空从星期三开始就一直是这样:雾霾天气让整片天空套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就像沾满灰尘的白巧克力一样,黏腻,令人恶心。早晨在高架上,路两旁全都是极度浓重的东西,这白,勒住你的脖子,塞住你的鼻腔。如果不细心,甚至注意不到自己的车在前进,因为四周没有任何的参照物,从一片霾中跑出,就又进入了另一片。

——吴缺

                      

 

  语段模型:

人和书的缘分,有时候只有那么多,在约定的时间里你看不完,就再也看不完了。而你不知道,约定的时间,是多久。

——《鲤?与书私奔》

仿写:人与人的缘分,有的时候只有那么多。你不知道你能不能和他永远保持联系,失去他的时候往往就在那一瞬间,然后,那抹身影再也不会出现了。你不知道那什么时候会发生,要做的就是牢牢地抓紧他的手。

——包苏琪

 

语段模型:

倾倒时尽量缓慢,细看那晶莹的琥珀红映着烛光垂直而泻,如春雨中的桃花屋檐涓然无声。

——《行者无疆》余秋雨

仿写:

只见一泓清泉如丝绸般在石块间滑过,晶莹透彻,敲击着水面。悦耳动听的叮咚声在竹林间回荡,婉转,缠绵。

——游正洋

 

语段模型:

屋子里的一颗红色的心在灰尘的抚摸下笼上了一层厚厚的灰色,不时的跳动在黑暗而又阴燥的屋子里,它似乎以感到外面的光明与温暖,却又在层层的孤寂封锁中失去了信心和勇气,继续压抑在这无人的空间里。

窗口 喻永久

仿写:

冰冷的火焰噼里啪啦的在木柴梗上燃烧着,丝丝没有温度的火星零落了一地,冷却,焦炭一地。他,面无表情,蹲在地上好似一座石雕。远处,在沙漠的那一头,传来了阵阵凄凉的狼嚎,音调随着火光而跳动。拿出那一只还渗透着点血迹的复古样式的怀表,抿起了嘴唇。勉强的卷起一丝笑,头发被迎面刮来的风沙吹得很是凌乱。

——尤航凯

 

语段模型:

一塘池水,坐落于河流分脉之处,众水皆欢愉地沿着河道远去,留下孤单的一塘水,摇荡在绿草岸间,似乎疲倦了,想在这里憩息,又好像迟疑着,不断的以波纹探听河道,是否远方有更美的天国。

                                              ——简嫃《》

仿写:

鸿雁飞过,蓝得可爱的天幕。雁群排成人字形,井然地沿着亘古不变的道路迁徙,留下离群的一只,徐徐划过漾着几缕云絮的苍穹。似乎倦于从未停止的旅行,它迟疑着想停下,却不知家在何方。晶亮的瞳孔折射出延续千年的哀怨目光,探寻着远方魂牵梦萦的归宿。

                                             ——花含

 

语段模型:

莫高窟的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地建着几座僧人的圆寂塔。塔呈圆形,状近葫芦,外敷白色。从几座塔的坍驰来看,塔心竖一木桩,四周以黄泥塑成,基座垒以青砖。历来主持莫高窟的僧侣都不富裕,从这里也可见证明。夕日西下,朔风凌烈,这个破落的塔群更显悲伤。

——《文化苦旅》余秋雨

仿写:

     寺院的大门外,有一片枫林,红得耀眼,红得热烈,林中隐隐约约有着几座佛塔。塔呈桶形,上宽下窄,顶尖,状近葫芦,外镂古风纹路,呈青白色。建筑群杂乱有章,错落有致,四周有青灰色大理石基座,古朴淡雅。夕阳斜照,阵阵金凤卷落一树火红,在塔顶留下了秋天的记忆。

——陈宁妤

 

语段模型

蒲公英的散蓬能叙述花托吗? 不,它只知道自己在一阵风后身不由己地和花托相失相散了,它只记得叶嫩花初之际,被轻轻托住的安全的感觉。它只知道,后来,就一切都散了,胜利的也许是生命本身,草原上的某处,会有新的蒲公英冒出来。

——张晓风《细数那些叫思念的羊》

仿写

寒冬绽放的梅花能永久地镌刻人们的赞美吗?不,它早预料到自己有一天会飘落,它还记得几生之前,被浪漫的诗人夸赞时骄傲的感觉。它还记得,第一次落地时的失落,第一次被碾压的悲愤。它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是一睁眼,自己还是寒风里傲然的梅。

——奚千叶

 

语段模型:

     他是一把神奇而又无情的雕刻刀,在天地之间创造着种种奇迹。他能把巨石分裂成尘土,把幼苗雕成大树,把荒漠变成城市和园林:当然他也能使繁华之都衰败称荒凉的废墟,使明亮的金属爬满绿锈,失去光泽。

——《光阴》赵丽宏

仿写:

     水是生命的化身,同时也是夺去生命的死神镰刀。它是一切生命的源泉,小草树木都受过它的恩惠,人和动物的身体靠它维持,鱼儿小虾都无法离开它。同时,它有时也是以为暴君,毁天灭地的海啸因它而起,凶猛的洪水也是它的暴怒,带给人们危害。

——褚迎晖

 

语段模型:

在伫立的凝思中,我想象那飞鸿乃是悠悠岁月的见证。曾几何,黑云掩没了月色,雨雪纷纷地袭来,胡马长嘶,觱篥(bili,汉代从西域传入的一种管乐器)哀鸣,狼烟在山头升起,矢刃在石间摧折。

 

仿写:

站在阴暗潮湿的地下沉思,我看到了肮脏而又饱含岁月的灰尘正侵蚀着他们的身体或是盔甲。虽说只是用泥土捏造成的,曾几何时,那有着恢弘气派的军队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我们袭来,胡马长嘶,摇旗呐喊,旌旗在远处飘扬,胜利的将士们凯旋而归。

——周苏航

 

  语段模型:

从来没有偏爱过红色,只是在清清冷冷的落叶季里,心中不免渴切地向往那一片有着热度的红,当满山诗意地悬挂,这是多么美丽的忧愁啊!

                                       ——《枫》张晓风

仿写:

    从来没有偏爱过绿色,只是在百花争艳的开花季里,心中不免渴迫切地找寻那一片映衬百花的绿,当万花琐碎的点缀,这是多么默默的陪衬啊!

——沈蔼菁

 

 语段模型:

日子总是像从指尖渡过的细纱,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落。那些往日的忧愁和悲伤,在似水流年的荡涤下随波轻轻地逝去,而留下的欢乐和笑靥就在记忆深处历久弥新。 

 

仿写:

总是迷恋白日里的温暖,凄凉的夜总是刻意选择去忘却。在梦中,还是那抹温度,不愿面对缠裹在身边的孤寂。当慢慢释怀,才发觉,夜里的明月星辰,原来竟是如此美妙。)

                                    —— 徐诗婷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